24小时咨询热线

19908833331

新闻动态
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面板烘焙 >

图文:走进武汉首家“星星的咖啡馆”

发布日期:2021-07-19 09:10浏览次数:

  在禧乐咖啡的后厨操作间里,20岁的刘定认真地打着一个鸡蛋。他一直举着敲开的蛋壳,直到最后一滴蛋清滴到桶里,才把蛋壳放到垃圾桶里,再拿起另一个鸡蛋。这种近乎僵化的精细,是和刘定一样的自闭症患者的典型特征。

  和同龄人一样,刘定到了就业谋生的年龄,可是,对于自闭症患者来说,不与外界交流、难以接受工作指令,求职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。“星星的孩子”究竟有没有创业就业的空间?去年11月,一家咖啡馆尝试着在洪山区街道口开业了。据介绍,这是武汉第一家为自闭症患者就业而开设的“星星的咖啡馆”。

  前日,记者走进禧乐咖啡店,进入操作间看到,在老师的指导下,刘定一丝不苟地完成着每一个步骤——五指并拢弯曲,从桶里舀出打好的面糊;握成拳头,把面糊挤到纸杯里成形;把纸杯一个个在烤盘里摆好,然后再放到烤箱里,静静等待美味出炉。

  站在烤箱前,他好奇地透过玻璃板,注视着自己和其他同事的作品。在几百摄氏度的高温下,面团一点点变色、膨胀。

  烤好的蛋糕出炉了。刘定在烘焙师的指导下,在蛋糕顶上挤上奶油,加上樱桃和黄桃片,水果蛋糕就做好了。记者尝了一个,味道还不错。

  禧乐咖啡是去年9月开始营业的,它肩负着特殊的使命,要为自闭症患者提供职业技能培训和工作机会。咖啡店的投资方是武汉禧乐社会组织服务中心,这是一家以自闭症儿童康复为主要业务的公益服务机构。

  和刘定一起做蛋糕的还有3名少年,他们的年龄都在10岁左右。这些孩子更多的是通过烘焙锻炼学习能力,而对刘定来说,他是在学习劳动技能。

  湖北省残联工作人员介绍,禧乐咖啡刚开业时,他们曾应邀到店里做客。当时烘焙师和自闭症患者制作的西饼混在一起供他们品尝,没有人能从味道分辨出,哪些是烘焙师的作品,哪些是自闭症患者的作品。

  负责刘定康复训练的指导老师介绍,自闭症患者更适合简单重复性的劳动岗位,比如烘焙师、保洁员、超市理货员、图书馆藏书管理员等。有相对固定的流程,这对自闭症患者来说更容易胜任,因为他们相对刻板的行为模式,正好可以得到利用。普通人可能会对这种固定程序的工作感到厌烦,而自闭症患者则很适应,对他们来说,“不按套路出牌”才是绝对不能接受的。

  烘焙师在工作时互相之间不需要太多交流,但老师也会有意识地让刘定给旁边的孩子递一下原料,或者帮他们摆一下盘。这不仅是在帮助他们学会与其他人沟通,也是为了在以后能减少协作的障碍。毕竟如果真的走上工作岗位,他们绝大多数同事都是正常人,必要的语言沟通还是需要的。现在刘定已经可以进行简单的自我介绍等基本语言交流,和烘焙师也可以进行比较顺利的互动。

  在学习烘焙之前,刘定也曾尝试过其他的工作。服务中心曾经向一些酒店提出申请,希望他们能提供保洁员、客房服务的岗位,可以先供刘定实习,再根据工作情况决定是否和他签订劳动合同。但跑了四五家酒店,都没能如愿。

  禧乐社会组织服务中心的项目专员孟凡越表示,在国内外,已有的自闭症患者上岗工作的案例中,他们都面临一个共同的问题:对意外突发情况缺乏应变能力,需要有专人在旁边指导他们。这种指导不仅包括告诉他如何工作,甚至还要告诉他,如果这个楼层的厕所不能使用,要走哪条线路到楼上的厕所去。对用人单位而言,给自闭症患者一个岗位,就需要为他再聘请一个全职“保姆”,这对于控制人力成本显然是不利的。

  刘定的父亲刘国佩将近50岁,与妻子外出打工,是为了给儿子挣康复和生活的费用。刘国佩说,妻子当环卫工,一个月的工资2000多元,再加上自己的收入,一个月还不到5000元。他说,自己总有干不动的那天,到那时候儿子怎么办?因此,他很希望刘定能找到一份工作,哪怕工资不高,至少可以保证自己的基本生活。

  目前,刘定在后厨还只能算是学徒工,来咖啡馆消费的顾客,暂时不会品尝到他的作品。下个星期,咖啡厅将组织一场为自闭症儿童义卖饼干的活动,到时候刘定也会和烘焙师一起制作饼干。不过在正式签订劳动合同之前,他还没有从咖啡馆领到工资。

  记者了解到,开张以来,禧乐咖啡的生意并不算太好,再加上自闭症患者要掌握足够的职业技能也需要时间,目前还难以为他们提供正式的工作岗位,但服务中心仍然在推进自闭症患者的职业培训。

XML地图 织梦模板